首页 | 本系简介 | 新闻 | 通知公告 | 教学科研 | 创新教学 | 党团工会 | 学生工作 | 史海钩沉 | 阅读指南 | 毕业生风采 |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| 优秀传统文化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阅读指南 >> 正文
站内搜索:

中国历史大势

2011年09月19日 00:00  点击:[]

中国历史大势

金庸

各位女士、各位先生、各位同学:

我坐在这里战战兢兢,因为我知道岳麓书院是中国非常有名、非常重要的一个学术中心。1993年我来岳麓书院参观过一次。当时,我抱着一种很敬仰、很恭敬的心情踏进这个大门,在这里走了一圈,心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后来朱院长邀请我到这里讲学,我说这万万不敢当,我没有这个资格。因为自己知道宋代的一些大儒像朱熹、张栻曾在这里论学讲道,后来,明朝的王阳明也在这里讲过学,还有很多大学者如梁启超他们都到这里讲过学,我查良镛算什么人,怎么可以跟在这些大儒之后来这里讲话呢?!根本不敢的,也不可以的!所以,第一次朱院长打电话到北京来邀我时,我就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,不可以的不可以的,人家来讲,我来听听可以。”后来,也就是去年,岳麓书院又来邀请,希望我跟北大的季羡林教授作个对话,纪念千年学府的千禧年。我还是说不敢当。季教授是我很佩服的长者,我向他请教过很多问题。我们私下在家里谈谈,求之不得,但公开在岳麓书院讲坛对话,我根本没有资格,所以我就推辞了。到今年,湖南卫视、岳麓书院共同邀请我。我说:你们这样热情,如果再推辞,好像自己不识抬举了,我说我来讲讲是可以的,但性质最好不要是讲学。跟湖南的朋友互相聊聊天,讲些轻松活泼的话,大家都很愉快。如果那么一本正经地讲学,一是我修养不够,二是我资望不够——在学术界的资望不够。但他们举了些例子,说:黄永玉先生来讲过,他也不是学问家,余秋雨先生也来过。他们这样热情邀请,我也就来了。

我今天坐的这把椅子,湖大的谢书记刚才告诉我,跟当年朱熹在这儿讲学坐的椅子一模一样。(哄堂,掌声)这个椅子是一模一样,人就大大的不同了,学问也大大的不一样了,所以我坐在这里,坐不安定。

我知道麓书院出过很多名人,像曾国藩、左宗棠、胡林翼、魏源都在这里做过学生。湖湘文化、湖南学术传统跟我们浙江浙东的文化有一个很接近的地方。浙东学派最出名的就是实用,研究学问就是来用的,不只是研究而已。而岳麓书院好像也是以实用为主。所以在这一点上,我们浙江跟贵省有很多相通之处,当然出的人才跟曾、左、胡、魏大大不及。

看到大家坐在大太阳底下,心里很不安,本来想和朋友们讲一些轻松活泼的话题,大家兴趣会高一点。但如果我坐在这样庄严隆重的地方,只讲些轻松活泼的话,对不起朱熹老前辈。既然坐在这个椅子上,就应该讲些学术性的东西,所以我选的题目是:中国历史大势。

这个题目大家听起来恐怕会感到有点沉闷,听得不满意,大家可以咳嗽,离场走了我也不介意。因为可能有些听众不是想来听学术问题的,以为我是来讲武侠小说的。(掌声)朱熹老夫子若知道这后生小子在这里大谈武侠小说,可能会生气的,所以我不敢讲。(哄堂、掌声)

以前我在北京大学做过两次演讲。当时我说,到北大来讲学,是班门弄斧。我举了几个例子:我们浙江王羲之写字的地方叫兰亭,《兰亭序》很出名的。我到兰亭去参观,当地的人居然拿笔拿纸叫我写字。我说在王羲之的地方写字,那不是无聊吗?后来我到汩罗去,就是屈原写《离骚》、《楚辞》,投江自杀的地方,当然他们没叫我写一篇《楚辞》。(掌声)班门弄斧、兰亭挥毫、汩罗作辞、草堂题诗、北大演讲和在岳麓书院讲学是差不多的意思,所以我是不敢来的,没资格来的,但勉强要求来,只好来了。我知道汤一介先生、杜维明先生都来讲过话,汤先生、杜先生我都认识,他们也都很随和的,汤先生学问很好,我非常佩服。黄永玉也到这里来讲过,他跟我是好朋友,我想,他来讲得,我也讲得。(哄堂、掌声)

这次讲的是中国历史的大势。这个题目很大,但是电视台限制时间,只能35分钟。控制时间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我在浙江大学讲书,讲到哪里算哪里,时间过了,若学生喜欢听、还可以留下来听,所以有时侯讲得很长。但在这里是全国直播的,一定要控制时间,我只好讲得紧凑点。

讲中国历史大势的主题,就是要讲讲中国历史上到底有些什么主要特点。

我目前在研究中国通史,准备写一本书讨论中国历史的问题。我在欧洲走,常常想,以前的罗马帝国跟我们西汉差不多是同一个时期,家业差不多大,国家武装力量很强,经济很发达。但是为什么罗马帝国一垮台就没有了,而中国汉朝灭亡之后,唐朝又复兴了,一直到宋元明清,到现在我们中国还是很强大。其中一定有原因,我常常考虑这个问题。所以将来我写中国历史的时侯大概会有以这个内容为主的一章。

我想中国历史有几个重要特点:一是我们的哲学思想是讲融合的,不像西文哲学思想是讲向外扩散的,而且我们讲和谐、内部调和,内部在政治思想上要求不互相斗争。我们内部出现斗争的时侯常常是国家比较衰弱、比较动乱的时侯。内部和谐、团结,国家就发展了,国势兴盛了。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国家因素是开放,对外部不排斥,对外来民族不排斥,能够接受外来文化。总之,中国强盛强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内部和谐,对外开放、不排斥。

各位看看,以前的夏商周就不谈了,那时侯,我们汉人力量很小,在汉水五经那个地方。小时侯念历史,外国人种中国人都说,中国历史是从黄河流域先开始的。现在,有了很多考古新发现。北大考古学家苏炳西教授在这方面很权威,做了系统的研究,最后的结论就是,我们中华民族不是一个地方发源的。全国从东北到河北、从云南到广东、浙江、湖南、湖北都有文化考古的遗迹。跟湖南接近的是在湖北省的长阳县考古发现的“长阳人”。所谓“长阳人”跟猿猴差不多,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,是最早的人之一,比“北京人”早得多,比“爪洼人”也早得多,这个“人”还没有完全直立,恐怕有一些还在地上爬。所以我们这一带还是人类发展最早的地区之一。云南有一种人叫“元谋人”,都是很早的跟猿猴差不多的人。所以每个地方都在发展。浙江钱塘江边有一个地方叫河姆渡——不久之前发现的——把中国的历史提早了2000年,本来中华文化是5000年历史,河姆渡文化发现之后,专家说有7000年的历史。在河姆渡里,还发现了稻谷。以前,外国人研究认为,中国的稻是从越南传过来的,在河姆渡发现稻谷之后,知道稻是中国人自己培植出来的,不是从越南传过来的。河姆渡时期的家具、用具及居住的地方跟现在比较接近了,所以河姆渡把中国的文化推早了2000年。考古的结论是,我们中国文化是四面八方都有的,最后慢慢向中原集中。欧洲罗马人向东征过,向西征过,向南向北发展,而我们中国人是东南西北都有,然后向中原集中。所以中国大一统是一种民族自然的心理。

为什么有这种情况呢?埃及有一条河——尼罗河——从南方流向北方,两边有高山沙漠限制它。美苏不达米亚两河流域,东南西北都是沙漠,不能向外发展,所以文化就集中在那里。集中程度高的时侯,就得向外扩散,向外面征服。而中国黄河长江南北一带比如湖南湖北都是平原,所以我们这里发展之后就向中间、向交通最方便的地方、走路最容易的地方,向黄河流域、洛阳长安这一带靠拢,向山西南部慢慢靠拢。因为那边的文化特别发达,生产力发展比较好,我们这边的文化和对低一些。文化低的地方自然向文化最高的地方集中过去。那边铁器、青铜器都有很大的发展,而楚国、吴国相对落后。所以我们的自然趋势是从四面八方向中原集中。同时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讲融合。当时我们汉人也只是一小部分,其他还有蛮、夷、戎、狄。西面称为戎,东面称为夷,南面称为南蛮,北边称北狄。当时湖南、湖北、广东这一带被称为蛮子。这些“蛮子”慢慢向中原靠拢,他们接受了我们。欧洲人则不同,哪一种人就是哪一种人,是罗马人就是罗马人,分得很严格。是“野蛮人”就会一个受到排斥,动不动就将他们杀掉,或者拿来做奴隶。

我们中国人习惯用文化来分,不是用军队力量来分,也不是用经济发展来分的。你只要接受中原的文化,就当你是中国人一样。孔夫子也说过,你接受华夏文化,就当你是华夏人,接受夷狄的文化,就当你是夷、狄的人。齐桓公之后就这样来分了。就是说根据文化来分而不是根据血统来分。不论什么人,哪怕你是外国人,若接受我们的文化,就当你是自己人,你不接受我们的文化,就当你是外面人。所以文化慢慢宽松起来。因为思想这样开放、宽松,经过夏、商、周、春秋战国,民族之间虽然有战斗,但更多的是有混和、有亲和所以我们中华民族中心就慢慢宽大。战国时侯,相对于中原来说,楚国——我们湖南这一带是楚国——和西边陕西那一带的秦国都还不被当做正式的中国人,是外国人,但是我们向它靠拢,后来,楚国、秦国和山西那边虽然打仗打得很多,有时打赢,有时打输,但是在文化上是慢慢接近了。

岳麓书院门外写了一副对联:惟楚有材,于斯为盛。“惟楚有材”,来源于典故“楚材晋用”。“楚材”就是说我们湖南也有人才的。到了晋国,晋国也用湖南的人才来帮自己办事。虽然当时在晋国人看来,我们楚国人是外国人,但是他们心胸很宽大,可以接受我们,所以我们湖南人也就帮着他们山西人办事,而且办得很好。好像伍子胥就是楚国人,到了吴国、越国,为吴国所用,不过,他后来回过头来帮吴国打湖南人,这种做法就不好了。总之,尽管当时春秋战国分成许多国家,但是人才是互相流通的。后来秦国统一了天下。统一天下也可以说是顺应了潮流,因为当时经济的发展有这个需要,如果统一,商业、工农业就可以很方便地互相流通。

我们在这探讨中国历史大势,最重要的一点,还不是融合开放,而是人民要生活得好,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。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最重要的因素是:第一,没有大的动乱,没有大的战争,生产力水平要提高。秦国之所以能统一六国,最主要的原因是商鞅变法之后,整个生产力提高了;第二,国家的军队、政治都要有组织、有秩序,一切都要上轨道。秦国当时做到了提高生产力水平,政治、军事也都组织得很好,所以他能平定六国。其他的国家像我们楚国,虽然屈原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,但是没有受到重视,很悲哀,楚国军事没有组织好,政治也没有组织好,不安定,生产力水平也没有秦国提高得那样快,所以跟秦国斗争的时侯,楚国就失败了。总之当时全国统一是符合潮流的,对提高全国人民的经济生活水平是有好处的。

但是秦国的政治,在统一之后就不大顾及人民的生活了,很多政策、法律都很苛刻,民不聊生,要人民做很辛苦的劳役,所以统治不长久。人民对政府不拥护,整个社会不安定,国家不安定,统治就不长久.后来秦末时候,天下大乱,楚汉相争,刘邦统一全国。汉朝统一之后,许多管理方式大致上还是沿袭秦国的,变化不大,不过,社会比较安定了。当时的政策是道家的政策,让人民自己发展生产。生产发展了,经济就提高了,人民的生活就过得去了,生活一好,天下就太平了。

我们中国长期要求风调雨顺,天下太平。风调雨顺,生产就会发展。古代农业全靠天时好,若雨下得不多也不少,风不大也不小,天气很合作,农业就发达,大家就有饭吃,生活也过得去。风调雨顺之后,就是国泰民安,国家就兴旺了。

所以最主要的是人民的生活水平要过得去,就算不提高,至少不能降低,这样国家就会兴旺发达。稳定是非常重要的,稳定的先决条件就是人民的生活要过好。

汉朝立国不久,北方有一个很强大的民族——匈奴,对中国威胁得很厉害。汉高祖带兵去打,也没打过。匈奴跑马射箭,武力很强盛,当时汉朝只好委曲求全,向他们求和。后来汉高祖一死,匈奴王非常无礼地写信给汉高祖的皇后,说:你丈夫死了,你就嫁给我吧。这封信很污辱的,但汉朝还是忍下了。吕后回他一封信,说:我现在老了,牙齿也掉了,头发也白了,不能做你太太了,不配了。这是很忍气吞声的讲法,可见汉朝对匈奴是很委屈的。想一下,自己国家实力不足,马也没有,粮草也不充足,要打又打不过,所以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。到后来汉武帝的时侯,国家力量强大了,马养得多了,和匈奴一打就把他打垮了。(掌声)

所以中国政治常常是在国内不济的时侯要忍耐一下,这很重要的。后来到唐朝也这样。唐朝很强大的时侯,也就是李世民的时侯,北方匈奴已被我们打垮了,逃到欧洲去了。现在,欧洲的学者有两种说法,一种说匈牙利就是匈奴人遗留下来建立的国家,也有一种认为,匈牙利是另外一种人,和匈奴没有关系。不管怎样,匈奴人是被我们赶出去的。唐朝把突厥族赶出去,他们在土耳其建立国家,这个是肯定的,学者没有异议,我们称他们为突厥族,他们自己叫“特族”,声音差别都不大。甚至土耳其人把我们新疆称为东土耳其。

我讲中国的历史大势,回想一下,从春秋战国到秦朝统一天下,此后,汉朝就强盛了。为什么汉朝会强盛呢,因为经过春秋战国之后,许多不同的少数民族和我们汉人融合在一起了,我们的民族变得强大了。对外界运用策略,对内部稳定民心,所以汉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,跟罗马帝国一样大的。罗马从中心向外扩张,而我们是把四面八方结合起来。主要是我们汉人可以开放融合,很多少数民族和我们融合在一起,都变成了中国人,中国人人一多,就强大,经济力量一发展,就把外国人赶出去了。所以我们中国历史上,汉朝是最强大的时侯。

后来,汉朝末年,有很多其他少数民族入侵,东北有乌桓人,曹操也带兵去跟他们打过。后来到西晋的时侯,有五胡人。大家读过历史都知道了,分别是匈奴人、鲜卑人、羯、氐、羌。鲜卑人是在东北的。有人这样讲,俄罗斯的西伯利亚这个名字就来自鲜卑语,因为鲜卑在中国的北方,在西伯利亚一带。鲜卑人很厉害的,把我们中国北方完全占了,我们汉人就退到长江以南,变成东晋,鲜卑人就在北方统一。当时北魏有个皇帝叫魏文帝,很仰慕中国的文化,他自己要求整个北魏完全中国化。从文化上来讲,魏文帝是中国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个皇帝,他穿的衣服,住的房子,用的文字,以及一些制度都是中国化的。后来魏国又分为东魏、西魏,西魏变北齐、北周,北周之后,变成隋朝,隋朝灭亡之后,唐朝兴起。

隋唐时侯,中国又变得非常强大。为什么会这样强大呢?现在的考查认为,隋唐的强大,完全是因为把匈奴、鲜卑、羯、氐、羌这些少数民族全部合并在一起了。北周完全是鲜卑人的一个朝代,但隋唐继承之后,都和汉人共处于一个统一的国家。唐太宗李世发是我们汉人的最伟大的皇帝之一,从他祖母到母亲都有鲜卑人的血统,所以唐朝很多作风都鲜卑化。

总之,秦汉、隋唐这样强大,都是因为把少数民族统一到一起了。后来,宋、元、明、清历代中,元朝是排斥汉人的,在中国建立政权后,把汉人排在第四等,阶级分明,民族排斥,所以,元朝不到百年就没有了。后来,清朝接受这个教训,对民族不排斥了,汉人、满人共享政权,也接受我们汉人的文化,所以满清后来就很强盛。

我们讨论中国历史的大势,主要一个是开放。外部民族如果接受我们的文化,我们可以当他是自己人,那么我们这个民族就会强大。不歧视人家的文化,不歧视外人是一个重要的特点。唐朝接受了印度的佛教,到了近代,西洋的思想、西洋的科学技术我们也接受。岳麓书院出过一个很伟大的思想家叫魏源,他当时就极力主张引进西方的思想在全国传播的。唐朝是一个很伟大的时代,整个唐朝有23个宰相是外国人。我在西方国家讲学时,跟他们谈,我说,你的国家,如果请外面的人做首相,行不行?英国肯定不行,法国肯定不行我们中国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的时候,单单一个朝代,就有23个外国人来做宰相。我们中国人心胸很宽大的,只要是好的,对国家有利,外国人做福相也可以。现在美国人选总统,外国人是不可以的,规定得很严格。当时唐朝这样强大,心胸广大,外国人不仅可以做唐朝的公民,而且做宰相也可以,没有限制。我研究罗马史,看罗马的法律,花很多的时间,看得我很烦。罗马法很大的一部分内容是罗马公民的权利怎么样,哪一些人可以当罗马公民,哪一些人不可以,都取决于你是否有家业有财产,是否可以当兵。罗马人当兵打仗很奇怪的,他的甲、刀枪、盾牌都要自己出钱买,国家不给,穷人家买不起刀枪,买不起盾牌,就不能当兵。所以有钱买刀枪,买盾牌,就能参加军队,可以当公民,所以他们公民含义规定得很严格。这样子,国家不可能真正强大。我们中国人来者不拒,你愿意来中国,欢迎得很。所以我们中国因为开放,唐朝很强大,到后来满清开放一点,也强大,当然再后来是因为内部组织得不好,内部腐败了,国势才衰弱下去。国家很排斥外部思想的时候,就比较乱,“文革”时就是如此,内部斗争很乱。等到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,内部稳定,经济提高了,人民生活才变好了。现在可以说,我们中国走上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条正道,内部安定,发展经济、对内改革,对外开放,这是一条光明大道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不断回归光明正道的历史。

英国有一个大历史学家叫汤因比,他写了一本《历史研究》,这是一本很有思想见地的书,最后的结论就是西方国家已经走到尽头了。西方世界的行为方式、思想逻辑已经行不通了,外面的世界可以征服的都征服完了,要打仗也没什么好打的了。他认为将来人类的出路就是要用东方哲学,也就是中国的哲学。中国的哲学讲究调和、合作、开放、融合。用这种方式的人类将来才有前途。我很同意他的意见。我想未来世界人类的前途怎么样呢?全世界的人类都能接受中国的哲学,开放,对任何人都不歧视,是什么国家的人都不要紧,美国人、中国人都是一回事,互相融合的,互相合作的,这样这个世界,战争就可以避免,人类才有光明前途。我想中国哲学的前途就是这样子,我们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条路就是最好的路。大家不用互相斗争,不用你打我我打你。如果现在发生战争,用核子弹的话,这个前途就危险了。所以互相合作,互相融合,提高生产,改善生活,避免战争,可以说是我们人类的出路和前途,也是我们中国几千年的教训。

我的讲话完了,请各位指教。(掌声)

作者简介:

金庸,本名查良镛,浙江海宁人。当代著名报人、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。现任英国牛津大学高级研究员,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、北京大学等校名誉教授。现从事中国通史的学术研究。从1955年到1973年,查良镛以金庸为笔名,推出了《射雕英雄传》《天龙八部》《鹿鼎记》等15长篇新武侠小说,共计36卷。其作品蜚声中外。

上一条:资料 思想 文采 道德 下一条:怎样写毕业论文和学年论文

关闭

  热点文章  

主办:吕梁学院历史文化系 维护
联系邮箱:lswh@llhc.edu.cn 联系电话:0358 8248790
地址:.中国 山西 吕梁